后攻三千的西辰

【齐蹇/执离/仲孟/钤光】来自子民的祝福(带毓埥玩)

看完寻梦环游记的一个有毒脑洞,非常欢乐向~

正文:

朝代更迭永远是历史进程中不可避免的一环,钧天342年,诸侯内乱数十年后,钧天朝也如同其他朝代一般,彻底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,然而千百年后,曾经的钧天子民依然没有忘记他们的祖先,这或许是令先人欣慰的地方吧。

今天又到了清明,钧天朝的诸侯王们都回到人间收取供奉了。     

 

蹇宾皱眉,满脸疑惑地问齐之侃:“小齐,本王的子民们为何要供奉桌子?”

齐之侃只是心虚了一瞬,就面不改色地说道:“呃……可能是想让王上方便处理政务吧……”

开玩笑,要是说为了方便给王上掀的,那还得了?王上绝对会第一个把他掀了。

蹇宾有点无语:“我都不当王了,还处理什么政务?”

蹇宾又瞄了眼,淡淡道:“那那个长的跟奏折一样的东西也是给我处理政务用的?”

齐之侃使劲瞪那些烧粮食的人,烧粮食是对的,可是你们烧纸桌子和奏折是干嘛啦!还嫌王上没东西扔吗!

蹇宾刚想调侃齐之侃几句,却突然看到有人拿出了一个长长的东西……

“王上,这是我新买的道具,很好用的,比上次那个动力还强哦!”

另一个人听到这话,也献宝地拿出自己的收藏。

“王上,这是留香阁特制的香膏,香气怡人,而且特别好用,还有这个球也特别好,配合遥控器使用,放在后面,然后按一下按钮,它就会动哦~您和将军试试啊~”

齐之侃见蹇宾脸色沉了下来,还有些红,显然是恼羞了,眼疾手快地把人抱住。

“王上您冷静!这可都是您的子民啊!”

蹇宾气得拿起供奉的奏折就摔。

“这都供奉的什么玩意儿!不堪入目!本王的子民怎么如此……如此不成体统!”

天玑子民如果知道蹇宾的反应,大概会很委屈:王上您别气啊,我们这都是为了您和将军的性/福生活啊。

齐之侃好不容易把蹇宾安抚好了,就偷偷把那些供奉的道具收了起来。

蹇宾回头刚好看见,于是又炸了。

“齐之侃!你给我放下!不准拿!回去不准用!”

齐之侃委屈:“可是阿蹇你上次明明就很舒服啊……”

天玑王蹇宾还是没忍住掀了桌子。

 

孟章皱眉看着仲堃仪,皱眉问道:“仲卿,他们为什么要供奉这么多玩具?本王看着很像小孩子?”

仲堃仪看着自家王上那张娃娃脸努力严肃的样子,笑道:“不像,他们只是心疼王上在世时太辛苦了,希望王上像个孩子一样快乐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天枢子民们还供奉了很多珍贵药材和甜甜的糖,嗯,毕竟王上身子不好,喝完药还可以吃一口糖,完美。

然而成了阿飘的孟章完全没有病痛了,因此最后也只有那些甜食进了他的肚子。

“哎?这是什么?好厚啊……”

孟章疑惑地看着这厚厚两本书。

供奉的子民絮絮叨叨:“王上,这是《资治通鉴》和《史记》誊抄本,您好好阅览阅览,看看忠臣名将,别一棵树上吊着了……”

仲堃仪一脸黑线:我要开除这个人的国籍!

 

隔壁天权在拼命烧元宝、烧宫殿、烧纸车、烧游轮……

天枢子民不能理解,他们天枢穷,他们拼命烧纸钱正常,你们烧什么?

天权子民:你懂什么?咱们天权要啥有啥,咱们王上过惯了那富贵日子,到了下面,当然不能委屈了咱们王上!

执明牵着慕容黎,特别兴奋,活像第一次去民间一样。

“阿黎阿黎,你看本王的子民供奉了好多好东西,我都给你!你看你看,还有月亮呢!”

慕容黎微微勾唇道:“笨蛋,那是月亮形状的月饼而已。”

“我不管,反正它就是月亮,我都给你!”

“王上,不必了,瑶光也有供奉,况且王上与我,不必分得如此清楚。”

身后跟着的属下表示:瑶光王真是好套路。

慕容黎拿起一个纸飞机,递给执明。

“王上不是想去天上看看?这是人间的飞机,可以上天。”

执明特别开心地把慕容抱起来转圈圈。

 

天璇子民每次都要供奉一堆的美美的衣服和头饰,并坚持认为天璇以美色立国,对此瑶光表示抗议:我们才是以美色立国。

天璇子民表示不听不听凤凰念经。

陵光晃悠到人间,啧了一声。

“供奉酒就算了,供奉眼药水是什么意思?供奉护眼贴又是什么意思?供奉靠枕又是什么意思?本王哪有天天哭天天睡!”

公孙钤淡然道:“王上,把酒放下。”

陵光不开心地撒了手,说道:“这耳塞不错,不用听烦人的六行了。”

公孙无奈道:“好吧,喝一点还是可以的。”

陵光:计划通。

 

遖宿王毓埥十分疑惑。

“长史,我遖宿子民为何要供奉犬首?”

长史:我不知道,别问我。(Doge.jpg)




请多给宝宝一些评论嘛~

【刺客列传/全员】剪了一个红娘土的视频

一个仲先生号召大家一起找CP的故事?预计全员,本集艮墨池和骆珉上线,B站av号是19408698

希望大家多支持啦啾咪w

【刺客列传】【齐蹇】将星“移位”(完)

国师小齐灵魂互换梗,前文指路:目录

正文:

自从齐之侃醒来后,蹇宾是恨不得除了上朝以外,所有时间都陪着齐之侃,愣是让人养了好几个月,连医丞都再三保证齐将军真的没事了,这才放心。

除了国师这一大患,蹇宾本该舒心许多,可惜这些朝臣就没几个有眼色的,没多久又开始谏言他纳妃,搞得他这几天甚是烦躁。

唯一有眼色的陈大人在心里暗笑:一群蠢货,没看见王上和上将军的脸色都很难看吗?

只是没几日,边关蛮夷又开始蠢蠢欲动,齐将军只得先行奔赴前线,朝堂上少了齐将军的眼刀,朝臣的谏言更猛烈了些,于是蹇宾喜欢上了日常让内侍在朝上读军报,也不知道是不是想用军报震慑一下朝臣、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。

只是今日的军报……似乎有些不同寻常。

“怎么了?继续念啊。”

蹇宾不解地看着突然支支吾吾起来的内侍。

“是,王上……”

得了王令,内侍也只得硬着头皮往下念。

“王上近日可好?臣于军营,寝食难安,甚是思念……”

“行了,别念了……”

内侍住了嘴,并且深深担忧自己会不会被灭口。

“退朝。”

陈大人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,淡定地走了,虽然脚步有点飘。然而他完全没有想到以后的日子里……他会被日常闪瞎。

蹇宾回了宫,觉得耳根有些发烫。

“王上……”

听到这低沉的声音,蹇宾猛得转身,眼里满是惊讶。

“小齐?!你不是还有半个月才……”

“王上,臣是提前赶回来的,王上可收到臣的军报了?”

齐之侃目光灼灼,蹇宾想到那封军报,面色一红,埋怨道:“小齐怎可在军报里写……写那些言语……”

“王上可是不喜?”

这回蹇宾红着脸不说话了。

“不知王上可想好后宫的人选了?”

蹇宾闻言,眉一挑,笑道:“本王想纳一位齐妃,不知将军意下如何?”

“臣,荣幸之至。”

齐之侃勾唇一笑,一把将蹇宾抱了起来。

“上将军的胆子真是越发大了。”

“那也是王上宠的……”

齐之侃将蹇宾放在床上,深深凝视着对方。他可没说假话,要不是这些日子蹇宾无数次的暗示,他还真不敢这样。

“王上,臣愿意把一切都给王上。”

蹇宾满意地笑了,暧昧地咬了下那人通红的耳朵。

“我们洞房吧……”

齐之侃眼眸一暗,勾唇压了下去。

“臣,遵旨。”




不要问我为什么画风突变进度这么快_(:з」∠)_

完结撒花!求评论啊!顺手求个长评w

【刺客列传】【齐蹇】将星“移位”(十二)

本文设定:小齐和国师灵魂互换。你们猜换回来没有?目录走这里:目录链接。

正文:

蹇宾此人,向来注重朝堂上的制衡,也向来小心谨慎。不是他不想彻底铲除国师一党,然而没有合适的机会,没有确凿的把柄,难以彻底铲除,便索性留着国师。

然而这一次,蹇宾却一反常态,派人制造了民间舆论,在朝上让内侍宣读了国师的一系列罪行,还偏偏每条都有理有据,令朝臣难以反驳,又雷厉风行地封了天官署。国师一党中,大部分临时倒戈的朝臣,蹇宾保留了下来,剩下的全部治了罪。

聪明人已经看出国师一党大势已去,在心里盘算着日后如何奉承王上,而蹇宾此刻却焦急地在寝宫中踱步。

“王上!大军……大军已回来了。”

“小齐呢?!”

“王上请稍等,齐将军已被士兵抬着往这里来了,应该很快就到。”

蹇宾却已然等不及,抬腿就要往外走,内侍还未及劝,军队的人已然及时把人送到了。

士兵们小心翼翼地将架子放下,副将拱手跪下。

“王上,该如何安置将军?”

“把小齐……把齐将军抬到内室值夜处的榻上躺着。”

其他士兵闻言,顿时心中一惊。

将军受伤,本就不该送到君王寝殿中来,何况还把人安置在离君王卧榻如此近的地方?

然而副将面上却是丝毫未显犹豫惊疑,低头领命,便指挥着士兵将架子抬到内室,轻手轻脚地把将军挪到了床上去。

“王上,军中还有事需要王上决断。”

蹇宾看了眼面前的人,淡淡道:“若无要事,便由你决断吧。齐将军受伤期间,由你暂代将军职务,统领军队。”

“是,王上,那末将便先告退了。”

那名副将从头至尾都只是听从命令,恭敬有加,对君王所言逾矩之事,也无半点犹疑,不愧是小齐看中的人。

既是小齐所言可信,那便是可信的。

“王上,韩医丞来了。”

“快宣。”

虽然军中也有随行医丞,可蹇宾到底还是不放心,便又将宫中最好的医丞宣来,给齐之侃诊治。

“韩医丞,小齐如何了?”

“王上莫要忧心,齐将军虽被长枪重伤,但好在未伤及要害,且及时做了处理,事后也进行了很好的休养。只是从战场归来,长途跋涉,伤口有些感染,不过感染并不严重。如今齐将军已然回了天玑,可静养,伤势必会转好。”

蹇宾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,可还是皱眉问道:“那小齐何时才会醒?”

“王上放心,只要伤势转好,将军很快便会醒。”

“那就麻烦韩医丞了,务必要尽心尽力治好小齐。”

“是,王上。”

“你把药方留一份下来,再写一份拿去抓药吧。”

“是。王上,老臣还需给齐将军换一次药。”

“嗯。”

从前小齐受伤,蹇宾都会亲自替小齐包扎、换药,可是这次不同,小齐伤得太重了。

他怕自己没有医丞专业,累小齐伤势加重。他也怕自己不小心手重了,弄疼了小齐,即使昏迷中的小齐并不会感觉到疼痛。

医丞解下了纱布、重新换药,蹇宾看着那狰狞的伤口,眸中满是疼惜之色。

“王上,老臣每日都会来搭脉和换药,今日便先退下了。”

蹇宾点了点头,坐在床榻边,没有丝毫犹豫地握紧了齐之侃的手,仿佛只有这样,才能缓解内心的不安。

 

自齐之侃回来后,蹇宾便比往日还要更加忙碌,处理完朝堂上的事,回了寝宫,还要时常照顾着受伤的齐之侃。期间齐之侃伤情反复,又发了次烧,蹇宾朝上脾气暴躁得很,惹得一群朝臣每日都盼着齐将军早日醒来。

又一日早朝,蹇宾在王座上发着火,下面的臣子均是一言不发,大气都不敢出,却突然有一名内侍进了大殿,走到站于大殿旁侍候的内侍总管身旁,悄声耳语了几句,总管便立刻在蹇宾耳边传达。

“退朝!”

众臣看着蹇宾急匆匆地下了朝往外走,心知肚明地各自回府了。

蹇宾进了寝殿,远远便看到齐之侃挺直的侧影,下意识放慢了脚步,像是怕惊扰了对方,又像是怯于继续前行。

可齐之侃还是发现了殿门口的蹇宾,一双星眸直直地看向了蹇宾,一闪而过的深沉思念以及满目的欣喜,纯粹得映照出自己的身影,一如往昔。

蹇宾眼眶一热,抬手挥退了内侍。

是小齐没错。

是他的小齐回来了。

“王上!是臣有罪,还请王上……莫要伤怀,当心伤了龙体。”

蹇宾一愣,抬头见小齐弯腰请罪,面上满是焦急担忧之色,忍住眼中要落下的热泪,上前扶住人胳膊,声音都有些发颤。

“小齐,你伤还未痊愈,快躺回去。”

齐之侃却固执地摇了摇头。

“王上,罪臣无碍,王上还站着,罪臣不敢躺。”

蹇宾顿时沉下了脸色。

“小齐,你有何罪?若再如此自称,本王可要生气了。”

齐之侃看到蹇宾果然面色不佳,这才嗫喏着应了。

“是,末将知错。”

蹇宾叹了口气,说道:“快躺回去吧。”

“王上……末将坐着就好,末将想……想……”

齐之侃面色通红,那句“想近距离看着王上”,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,可蹇宾却没再多问,只是给小齐身后垫了个软枕,让对方靠得舒服些。

“小齐能否告诉本王,为何要行如此凶险之事?”

齐之侃闻言,身体一僵,低垂着眸子,不敢看蹇宾。

“小齐又是否想过,你如此行事,若是你与国师的魂魄并未换回,国师在你身体里醒来了,又当如何?!”

蹇宾眼眶泛红,一句句地逼问对方。

齐之侃终于抬起头,慌乱解释道:“王上……末将……末将已做了万全准备,此次出兵,末将只带了假的虎符,然可以假乱真,旁人难以察觉。故而……若当真如王上所言,国师重伤,又无法控制军队,断伤不了王上,只是末将行此险招,折损了吾军将士,末将任凭王上处罚……”

蹇宾闻言,顿时觉得一股怒气徘徊在胸腔里,无处发泄。

“小齐当真是考虑周到啊!”

齐之侃察觉到君王语气中带着怒意,顿时急得踉跄着下了床,跪在了地上。

“王上!末将知罪,末将擅自造假虎符,欺瞒王上,皆为重罪,还请王上责罚。”

“上将军当真是忠心耿耿,为了我天玑无私奉献啊。”

听蹇宾语气,分明是恼他了,心中一急,竟顾不上君臣之礼,抬头直视着蹇宾,手也不自觉抓住了蹇宾的衣摆。

蹇宾看着小齐眼中的急切不安和隐隐的委屈,心中一软,仿佛泄了气一般,疲惫地叹了口气。

“小齐,你为何总是不明白本王的心意?你口口声声说为了本王,可曾为自己想过半分?你又可曾想过,若你当真出了什么事,你可对得起本王?”

齐之侃闻言一愣,他的君王眼中是缱绻的柔情,他几乎要以为阿蹇与他有着相同的心思。只是很快,他便收起了这些思绪,拱手低头。

“王上,末将……末将不会再如此了,王上莫气了……”

“地上凉,小齐快起来吧,莫受了寒气。”

蹇宾将齐之侃扶了起来,让对方坐回了床上,见对方还是有些无措不安的样子,无奈道:“本王恕你无罪了。”

“谢王上……”

蹇宾对小齐笑了笑,柔声道:“小齐,你这段日子,就安心养伤吧,别的都别管了。”

“王上,军中……”

见小齐眉头紧皱,笑着打断对方。

“小齐放心,军中事宜,本王已交命小齐的副将处理了。他虽比不上小齐,可还是有些才能的,小齐不必担心。至于国师一党,本王也依照小齐的话,一一处理好了,如今朝堂上,倒是比原先要和平得多。小齐不必忧心,只管安心养伤便是。”

齐之侃闻言,却更加坐立不安。

“王上,末将……末将在信中言辞不当,冒犯了王上,还请王上责罚。”

“躺下。”

蹇宾却只是扶着小齐,让他躺了回去,替人掖好被褥,看着对方的眼睛。

“小齐,对本王,没有什么话是不当讲的,也不存在什么冒犯。”

齐之侃顿时失了言语。

当天上的皎月独独只照耀着你一人,你会异想天开地要把那明月摘下来吗?



我都发甜饼了,小可爱们还不给点评论鼓励一下吗w

忘记转载被自己蠢哭,和大家一起搞事真开心

顾长歌:

p1:封面局部
p2:又是一个随手的文透
p3:鸿雁书的成品(是的我把它印了)

这只是一个开群的伪宣【群号在最后】
在此请先允许一个几次差点崩溃的主催来叙述一下自己的心理历程:
   最初定的是平装,然后被花花老师安利了一版设计,随手给几个太太看了以后大家都疯狂喜欢,于是变成了精装。然后,本来给所有太太的文字上限是6000,结果每一天都会有太太私戳我一句话:“长歌对不起啊,我爆字数了,你看看要不删除点。”然而,看完每一篇内心都在呐喊,一个字都不许删除的我,能怎么办,加字数吧。于是明空老师的车,馨旎,寤歌,四囍等等太太的剧情,全部完整的保留了……但是原本a5大小估计200p的本子,变成了b5大小还要230p才勉强够用(即如果还按a5,页数将会达到360p左右,二倍……)
  中间经历了,我把安静逼到卖萌,把所有人看见我就自动溜走,把画手太太逼到“你放心,明天肯定出来!”
  以及各种各样的情况:调配所有人避开撞梗,换工作室……主催很心累,但是主催很开心,这群太太都是文好画好的天使!
ps:信么,这群人,把工作室的妹子,生生拉进了双白圈……

看之前先提醒大家几件事:
第一,10号会有正式的宣图,到时候会有部分书签图,本子效果图,以及正式的10人份节选试阅,怕本子质量不好的,可以等到那会
第二,这个价格的确比较贵了,但是由于是精装,而且staff群体可以直观感受到的庞大,所以至少给大家的报价,我问心无愧
第三,目前的报价基于印量为100,印量越多相应价格会降,这个谁都懂

一、基本信息

自印合志:《岁时约》全一册
(24节气文加除夕,共25篇,全部为未公开新文)

性质:自印本,不通贩

CP:双白,iei,秋风

级别:R18(毕竟有车)

字数:18万↑↓

页数:230p↑↓

插画:2张(彩插)

工艺:
本子大小:b5
外封:硫酸纸彩印
内封:爱尔蒂加厚(或类似硬壳纸)
工艺:打凸
环衬:特种纸
内页:80G米黄道林
装订:裸背锁线

一定存在的随书特典:书签四张,随机
完整书签特典:一套24张(加购)
应该会有的随机掉落:岁时约提字版透卡
可能会有的随机掉落:见字如面的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鸿雁书的信(双白)
ps:一群热爱搞事的太太们此刻还在各种思考要不要抽奖……(这个事具体怎么搞,正宣会告诉大家……)

二、人员

作者:顾长歌  凉白开 叶君清 陆卷儿 佐伊
           君知鱼 白衣渡我  蔚芷柒 江城子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独寐寤歌 易长笙 生花花  四囍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荔荔灼馨 danny 猫猫 鱼―木田 安静
           明空 清炖大雪梨  salutia 水月梦昭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后攻三千的西辰 黎落 榛果
          (就是这么一大群……)
策划(不靠谱主催):顾长歌
插图: 陆离
封面: 肆绍
书签:小亦
提字:江湖夜雨
美工: 紫陌月夕

三、成本

预计成本:75RMB↑↓(不含运费)

【参于自印群号:648761902】

【截止时间:2017年12月30日,过期不候】 

【刺客列传】【齐蹇/黑化齐】断爪折翼(三)

本文内含耻/度条/教、车,以及很认真的完整剧情。

目录:指路

吃饼(并不是)走这里:第三章



小可爱们!评论!评论啊!

【IE】三生三世的段子

第一世,蹇宾为君,他为臣。

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
君臣之礼,难以逾越。

于是他只能将这份心意藏进心底,只愿守他一世安乐。

可最后,就连这点,他也没能做到。

 

第二世,蹇宾名为楼满风。

他与蹇宾没了君臣关系的束缚。

他一反当初齐将军的样子,变得无比坦诚,仿佛变回了那个山中的小齐。

他说了齐之侃不敢说的话,做了齐之侃不敢做的事。

他以兄弟的名义,光明正大地保护满风,仿佛要把整颗心都掏出来般得对满风好。

他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,满风是他生命中最特别最重要的人。

可直到他陪满风打了一辈子光棍,他也没想明白,他以为的兄弟情,并非只是兄弟情而已。

 

第三世,他们成了艺人,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

粉丝们的爱,让他们深深感动,可她们的指责和议论也是最伤人的箭。

他们的爱情,不被这个世界所接受。

总习惯思前想后的马振桓决定放手,他不忍心让那个他心目中最美好的男孩遭到人们的鄙夷和厌恶。

可是小孩那盛满星星的眼睛,每次露出如小鹿般的委屈眼神,都令他难以招架。

最终,小孩的穷追不舍和可怕的固执让他不得不妥协。

马振桓口口声声说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他,易柏辰只是傻傻地笑。

何止是上辈子?

我已经错过你两次了,这次绝对不会再放手了。

【刺客列传】【齐蹇】将星“移位”(十一)

本文小齐和国师灵魂互换

目录走这里:戳我

正文:

战报传回天玑,国师因遖宿偷袭身亡,而齐将军也受伤昏迷,好在跟随齐之侃多年的副将也有几分才气,勉强击退了遖宿,如今天玑大军已在班师回朝的路上。

朝上的群臣感受着上方传来的低气压,个个都低头噤声,大气都不敢出。

“退朝!”

蹇宾也顾不得底下这些臣子会如何,直接甩袖离开。

蹇宾匆匆回到寝殿,将一干人等全都赶了出去,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。

此时他心中满满的都是惶恐和担忧,恨不能直接飞去战场问个清楚。

离开之前,小齐还在国师身体里待着,若是国师死了,那小齐呢?小齐会怎么样?小齐会不会再也回不来了?

小齐……

蹇宾的眼眶已然红了,却突然听到屋内有动静,抬眼一看,顿时惊喜地站起来,小跑到对方面前,急切不已地问道:“你是不是奉齐将军之命前来?战报上说的究竟是怎么回事!”

斥候恭敬跪下,呈上一封信。

“王上,这是将军命属下带给王上的信。”

蹇宾立刻接过信,展开细细阅读。

 

王上亲启:

王上,见字如面。

想必王上如今已知国师身亡之事,此事乃臣暗中策划,并未向王上汇报。罪臣若有幸归来,定亲自向王上谢罪。然,此乃除国师之绝佳时机,望王上恕臣擅作主张。

国师虽逝,然其党羽众多,若一一根除,恐伤国之根本。然,若丝毫不加以惩戒,恐后患无穷。故臣苦思多日,得一两全之法,望王上采纳罪臣之谏言。

此次国师随军出征,其借口为卜测天意,以庇佑吾军。此次吾军虽得胜归来,然损失极大,且为险胜。再者,臣魂未归位之际,曾扬言卜测了宜偷袭之时间及路线。然吾军因此遭伏,损失惨重,且致吾国将军身受重伤,无法应战,险些致吾国落败。

身为国师,本职即卜测,却得如此重大之误差,何以谓称职?

无通天之能,却行司命之职,此乃欺君之重罪。

国师已死,可不予追究,然其党羽及天官署上下均有连带责任。王上可以此为由,借机整顿朝纲,铲除部分国师党羽、取缔天官署,以儆效尤。

吾国世代崇尚巫蛊,此次王上定要利用民意。有日食月食之事在前,国师威望已有损伤,此次定能彻底动摇国师于民间之地位。待将国师一党处置,日后定无人再敢假借天意干涉朝政,王上可将神权尽收掌中矣。

臣擅自行此险招,自知有罪。

副将乃可信之人,若臣未能归来,王上可重用之。

望王上保重龙体,纳臣谏言。臣愿万死,以谢君。

万望君安

罪臣齐之侃书

 

好一个罪臣!好一个万死以谢君!

蹇宾将信狠狠丢在地上,气得将案桌上所有物品一应扫落在地。

斥候心中暗自叫苦,也有些为将军感到担忧。

王上怕是怒到了极点,也不知将军会不会……

然而低着头的斥候却没有看到蹇宾红了的眼眶。

“混账!小齐要行此等凶险之事,你们为何不拦!”

蹇宾指着跪于地上的斥候,凶狠得仿佛要将对方生吞下去。

斥候下意识抖了抖,无奈辩解道:“王上……齐将军决定的事,属下们实在是拦不住啊……”

蹇宾闻言一愣,片刻后便苦笑着走到案桌后,失魂落魄般坐下。

是啊,他一时气急,倒是忘了,他的小齐最是倔强,一旦心中决定好的事,除非是本王,否则谁能劝得住?

斥候等了半天,却再没听到蹇宾说一句话,只得主动开口道:“王上,齐将军还有话,要属下带给王上。”

蹇宾立刻抬眼看向斥候,语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期待。

“什么话?”

“将……将军说,请王上务必按照信上所言……采取行动。”

斥候将话说完,已是一身冷汗,而蹇宾却已连发火的气力都没有了。

务必按照信上所言……

小齐对他向来恭敬有加、谨小慎微,如今却说出如此态度强硬的话,想必此次当真是孤注一掷了。

他若是不照做,可就当真是辜负小齐的一番苦心了。

蹇宾看向斥候,淡淡道:“你先退下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待斥候离开后,蹇宾便召来了暗卫,递给对方一份名单。

“按照这上面的名单逐个通知,让他们来宫中……不,让他们去将军府等本王议事吧。”

想到此事需得保密,蹇宾便临时决定让几位大臣去将军府。

“是。”

暗卫领命退下。

做完这一切后,蹇宾疲惫地坐下,将方才终究还是舍不得又重新捡回来的信紧紧捏在手中。

“小齐……”

【刺客列传】【齐蹇】断爪折翼(二)

本文内含耻/度条/教、车,以及很认真的完整剧情。

目录指路:戳我

祝大家中秋快乐,送大家一个rou沫馅的“月饼”,第二章走这里:中秋快乐吃月饼